上海自贸区的基础与发展方向

发表时间:2019-01-25 13:46

上海自贸区的定位与建设内容
从提出到国务院正式批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上海自贸区)在国内外市场上和舆论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直至正式批准时过数日,上海自贸概念股依然是股市热点,上海本地股连续走强。

上海自贸区的建设内容是什么呢?宏观层次的是产业发展和产业结构选择;微观层次的是管理制度创新。在产业发展和产业结构选择方面,上海自贸区发展的基础应当是货物贸易的自由化、便利化,特别是转口贸易可望取得长足的发展。除此之外,服务贸易自由化将是该自贸区试点的重头戏,其中包括金融创新方面的先行先试,特别是离岸金融业务可望获得巨大发展。

在管理制度创新方面,上海自贸区将续我国经济特区“试验田”的功能,对我国开放经济的发展会有更上层楼的作用。这个自贸区在深化改革、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探索投资管理模式创新、简政放权减少和消除过度管制、扩大服务业开放、加快转变贸易发展方式、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建立与试验区相适应的监管等制度环境等方面的经验,将会有秩序向全国推广。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尽管外界人们普遍将上海自贸区称作“再造一个香港”,而且上海需要继续向香港学习的地方确实还不少,但我们现在与当年单纯“与国际惯例接轨”时候不同,这个自贸区在探索中完全有可能提供成为国际模板的做法。这一点有可能成为其超越香港的地方。

转口贸易是自贸区的成败关键
中央宣布上海自贸区构想之后,尽管内地财经媒体上的评论多数集中在对其服务贸易、金融业发展的想象,但实际上货物贸易才是这个自由贸易实验区立足发展的基础。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立足发展的基础、最大的优势、成败的关键,在于货物贸易的转口贸易发展。

从批准的实验区地理范围来看,这个总面积28.78平方公里的实验区包括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洋山保税港区和上海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四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这四块区域本身就是为货物贸易发展而设立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如果上海自贸区一开始就是立足于服务贸易和金融业,完全不必设在这四块远离市中心的区域,而是应该直接设在市中心地带。

立足于货物贸易发展又是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相对于世界上其他大多数自由港、自贸区和离岸金融中心的优势所在。对于中国这样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而言,单纯的没有实业基础的离岸金融中心模式并无太大正面意义。它能够给一小撮律师、金融家创造超高收入,却不能给大众带来足够多的体面收入就业机会;能够带动实体经济部门发展、提高实体经济部门效益的自由港、自由贸易区更有用。而上海立足于货物贸易发展的优势又很突出:

从贸易规模来看,中国已经连续数年蝉联世界第一贸易大国和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仅上海一市,按进出口商品境内目的地/货源地统计进出口贸易额2012年就达到了4341亿美元,超过全世界大多数国家,比2833万人口、33万平方公里国土的马来西亚外贸总额(4240亿美元)还高,而马来西亚是当年世界第18大出口国、第19大进口国。

同时,上海本地制造业相当发达,远胜香港;再加上上海南北两翼的苏、浙两省都是制造业发达的省份,按进出口商品境内目的地/货源地统计的货物贸易进出口额也分别达到了5888亿美元和3482亿美元,腹地的安徽、江西、两湖、川、渝等省市制造业和对外贸易也在快速发展,足以为上海货物贸易发展提供长久的支持。

在货物贸易中,转口贸易又是上海自贸区成败的关键。尽管“购买廉价奢侈品”之类进口贸易机遇在媒体上更能吸引作为消费者的普通读者“眼球”,但这类零售业规模远远不能与大宗货物的转口贸易相比。

论外贸依存度,上海和沿海的广东、江苏、浙江已经相当高。在全国所有省级政区中,上海外贸依存度仅次于香港特区,广东、台湾、江苏、浙江分别位居第三至第六位。

上海贸易依存度超过100%,对于逾千万人口的经济体而言,做到这一点非常难得;但与香港特区和新加坡相比,上海的贸易依存度又有一定差距。在贸易依存度已经这样高的基础之上,上海货物贸易如何才能更上层楼,直追香港、新加坡?关键在于转口贸易。转口贸易是香港、新加坡贸易依存度得以攀上如此高峰的根本原因。

以香港特区为例。2011年,香港特区进口、港产品出口、转口合计71019亿港元,当年香港GDP为18231亿港元,进出口依存度390%;但上述数据中仅转口就有32716亿港元,占外贸总额46%,剔除转口后的进出口依存度为210%。2012年香港特区贸易依存度389%,但73465亿港元外贸总额中转口贸易占33755亿港元,占46%,剔除转口后的进出口依存度为210%。上海上述外贸数据全部是按照进出口商品境内目的地/货源地统计的,如果上海转口贸易也能达到香港的比例,那么贸易依存度可望差不多翻一番。也正是着眼于发展转口贸易,外高桥保税区、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洋山保税港区和上海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的海关特殊监管体系基本上可以现成用来发挥作用。

从全国范畴上考察,上海自贸区转口贸易的发展将进而给其两翼和长江沿岸的港口开辟新的发展空间,并带动该区域发达的出口加工业升级提高效益。

离岸金融业务前途广大
在金融领域开放创新方面,离岸金融业务可望成为上海自贸区发展较大的领域。而上海离岸金融业务的发展,又可望与人民币国际化等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因为原来国际市场参与者一般是把美元、瑞士法郎等资产作为国际金融市场避风港,随着中国实力上升,随着中国宏观经济稳定性和政治稳定性的优势日益凸显,人民币资产也很有希望成为国际金融市场上新的避风港资产,我们要积极探索、争取,离岸金融业务就可以为境内居民和境外非居民的相关需求提供服务。如果说原来境外非居民投资人民币避风港资产多数是选择直接投资形式,那么,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及其开放,投向中国金融资产避风港的非居民将越来越多。

上海自贸区离岸金融业务向国内外所有个人和机构开放提供服务,就中短期而言,除了国内居民、机构和海外华人华资之外,新兴市场将是最大的客户来源地。因为迄今新兴市场对人民币作为储备资产和贸易计价结算货币的接受程度远远高于西方国家,而且初级产品行情下行和西方主要中央银行退出宽松货币政策正在引爆新兴市场危机,未来10~20年间,经济风险与萧条又将放大、引爆新兴市场本已存在的众多社会不稳定因素,阶级、民族、宗教、地域之间的矛盾将集中迸发,原来经济景气时期尚可容忍的问题彼时将显得无法容忍,爆发政治动乱、游行示威、政变、内战和外战的风险上升,腐败、民族宗教矛盾、收入分配失衡、失业、官民冲突等等都可能成为引燃冲突的导火索。在这样的乱世中,中国的稳定将对新兴市场资本产生强大吸引力,新兴市场参与者中将有相当一批人选择中国和人民币作为避险所在。

在上述新兴市场参与者中,阿拉伯投资者可望占有重要地位。这一方面是因为阿拉伯世界已经积累了相当大的一笔石油资本,而且主要阿拉伯富国主权财富基金这些年已经通过参股在华直接投资项目、购入中国债券等形式开始探路中国市场;另一方面是因为在未来10~20年的新兴市场动荡中,其他条件相同,高度依赖初级产品行业和伊斯兰教传统浓厚的国家和地区风险更大,非洲、拉美和中东伊斯兰国家将是未来10~20年新兴市场社会震荡与动乱的主要风险区。

现有离岸金融中心分为内外混合型、内外分离型和避税港型三种。在内外混合型离岸金融中心,离岸金融业务与国内金融业务不分离,资本流动高度自由化,通常是自然形成的。其典型为伦敦、香港,前者充当世界资本市场中心长达数百年,后者则有长期充当华侨资产管理中心的历史。在内外分离型离岸金融中心,离岸金融业务与国内金融业务分离,监管当局对非居民交易给予税收优惠,对境外流入资金不实行国内的税制、利率管制和存款准备金制度。避税港型离岸金融中心拥有大批注册金融机构和公司。这些公司通常称作离岸公司或国际商业公司,但这些机构通常并不在这里设立实体,实际业务都在母国进行,只是通过注册的机构在帐簿上进行境内和境外交易,以求享受该地区的税收优惠。上海的离岸金融业务总体上属于内外分离型,但在上海自贸区内局部可以是内外混合型。

管理制度急需创新
微观层次的管理制度创新既是上海自贸区成败的枢纽,又是推而广之示范全国的试验。不管是在该区域内实施“负面清单”管理,还是暂停实施某些法律法规,所有这些具体措施都是指向简政放权、减少和消除过度管制的方向。其目的在于避免和消除政府部门的惰性,激发经济活力,降低经济运行成本,避免陷入过度管制的误区。

在我国综合实力已经不同以往、抵抗经济变动冲击的能力大大增强的基础上,我们已经具备了条件减少直接管制而更多采用间接管理。在高喊“法治”的当下,减少各种管制尤其值得注意,不管这些管制是以“法律”的形式还是以行政指令的形式出现。在这方面,美国和欧洲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教训,而且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无法自拔。

比如由于深陷法律过多的迷魂阵,现在要在纽约开设一个销售柠檬水的小摊,需要花费65天时间才能通过官方审批。其中等待食物保护证书就需要5周。这个效率,已经接近发展经济学家埃尔南多?德索托指责的贫困第三世界国家的过度监管和低效率了。与此相对应的是过多的补贴,进一步加重了活跃劳动力的负担,削弱了经济社会活力。2009年6月至2012年6月,美国经济创造了260万个就业岗位,同期有310万工人登记获得了残障补贴。1992年,36个在职人员对应一个享受这种补贴的人,现在这个比例为16︰1。

同样,在欧洲,过多的规定已经使得欧盟管理层抓不住工作重点了。在主权债务危机的紧要关头,欧盟政治精英们居然把精力大量分散到了推行“人道养鸡”、考虑强制企业提升女高管比例之类事务上。欧盟政治精英们在这样的时候如此不分轻重缓急花费这么多精力干这些鸡毛蒜皮之事,甚至给经济增长进一步设置更多的不合理的管制,只能更让人降低对欧洲经济复苏的预期。

考虑到中国目前舆论环境极其扭曲恶劣,不干实事者永远有理,干实事者处于备受挑剔的被动处境,多干多错,少干少错,不干不错。我们务必要大力消除不合理的过多管制,不能在“法治”的旗号下制造出一个庞大的寄生性利益集团,扼杀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进步的活力。

不少人认为上海自贸区建设有助于对接TPP,但我对此不是很赞成。由于美欧律师数量比我们多得多,而且现行国际经济法规体系就是他们主导建立的,所以他们比我们更有积极性主动提出这样那样的新的区域经济一体化方案,提出新的国际贸易规则方案,发起国际贸易争端……毕竟他们都需要创造工作业绩。问题是,这样做对整个社会、整个经济的成本和效率影响如何?我很怀疑。正是基于这一研究认识,我认为,对这类美国发起的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之类,应该应对,但不宜太沉迷太亦步亦趋。

外省市对上海自贸区重在对接利用
上海自贸区成立,其他省市怎么办?也跟风申报新的自贸区或类似政策,这种做法虽然是不少地区的选择,但是错误的。除了一两个地方多少拥有一部分类似条件外,其省市基本上都不具备条件。如果说一个不具备地缘优势和人才资源的贫困小省区也把迪拜当作效仿对象,这种努力最终失败是必然的。这类对特殊政策的过度竞争,必然容易孳生腐败。对于全国绝大多数省区而言,更现实的做法是对接利用上海自贸区,而不是追求类似的政策。


分享到:
谷歌知识学堂

谷歌学堂
网站学堂
优化学堂


上海海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人:陈先生
咨询热线:15221680655
咨询QQ:344319736
咨询邮箱:chenmm@worldtui.com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川沙路718号9号楼411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15221680655